/

没有地方去的人

这座城市的人都是像花一样的。每个人的花期不同,有长有短;每个人出行的时间也不同,

/

没有地方去的人

这座城市的人都是像花一样的。每个人的花期不同,有长有短;每个人出行的时间也不同,

就这样我慢慢等待,等待你的身影…

就这样我慢慢等待,等待你的身影破雾走来。 by 安德雷森

就这样我慢慢等待,等待你的身影…

就这样我慢慢等待,等待你的身影破雾走来。 by 安德雷森

/

可惜

你说,打烂了一手好牌的人和从未摸过好牌的人,哪个更可惜。 我说,是打烂了一手好牌

/

可惜

你说,打烂了一手好牌的人和从未摸过好牌的人,哪个更可惜。 我说,是打烂了一手好牌

/

关于离开

人若是在离开的时候是心怀厌恶的,那么你就不会懊悔。 你问我什么样叫做不懊悔, 我

/

关于离开

人若是在离开的时候是心怀厌恶的,那么你就不会懊悔。 你问我什么样叫做不懊悔, 我

已保护:老朋友问答

被密码保护的日志没有摘录。

/ / 输入密码以查看评论。

已保护:老朋友问答

被密码保护的日志没有摘录。

/ / 输入密码以查看评论。
/

阴雨

清晨穿过小树林,露水打湿了头发,似乎下了雨。也有大些的水滴从树木的叶尖掉进水洼里

/

阴雨

清晨穿过小树林,露水打湿了头发,似乎下了雨。也有大些的水滴从树木的叶尖掉进水洼里

/

红唇姑娘

迎面走来一位红唇的姑娘 我望向她一秒 恍着滑过她的肩膀 我想着她的颜她的容她的步

/

红唇姑娘

迎面走来一位红唇的姑娘 我望向她一秒 恍着滑过她的肩膀 我想着她的颜她的容她的步